沉痛悼念爷爷,含泪痛写断肠语,颤手长述温情言

【原创】西安

沉痛悼念爷爷,纪实述文

沉痛悼念爷爷,含泪痛写断肠语,颤手长述温情言

  我不愿,写下这段悲痛的文字,但内心的痛楚,又怎么才能释怀?然而我试着,用这双拙手,无力地敲响键盘,极不情愿的,挖出我内心埋葬最深,最痛的事情。

  那是6月3日的早晨,爷爷插着氧气管,躺在病床上,伴随着急促的呼吸。那也是他与病魔抗衡了整整31天,也终于心力交瘁,生命中最后的早晨。记得当晚麟游县医院住院部7楼17床,那整晚的腹部胀痛和长长的呻吟,将是我永远不能忘怀的痛,那是爷爷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和病魔最后的挣扎。然而,让我无法接受的是,那晚之前爷爷的病情,一直持有好转,记得前一天中午,也就是6月2日中午,他和宝鸡赶来看望的表姐,欢喜的谈笑,和护士、医生的积极问诊。根本无法联想到死亡讯息的到来。当然,整夜的腹部胀痛,和长长的呻吟,已然是铁定的事实。记得6月2日22时许,爷爷胃部胀痛,直至凌晨00时许,直转腹部,已然痛的越发厉害。最后在我和叔父、小姑夫以及后来的大姑父、小姑等的陪同下,经过内外科的两位值班大夫的先后诊疗之下,一番注射速尿、止痛针、以及灌肠等一系列治疗措施,最后得出无法治疗,让我们收拾回家的结论,犹如晴天霹雳,贯穿着我们每个守护者的心。一个长达31天的卧床输液,和18天的未进食,直至体力消耗殆尽,而因久卧床,导致突如其来肠梗阻,已然没有更好的治疗措施。此刻,我的身体是僵持的,看着已然清醒的爷爷,我的内心是扭曲的。待叔父极不情愿的通知大姑这一噩耗后,他们都哭丧着脸,收拾着病房一干生活用品,此时,我的内心已然奔溃。然而,躺在病床上的爷爷,已然知道了一切。对站在身旁的护士,艰难的说出了最后请求:“给涛涛介绍对象”,声音的低沉,一连说了好几遍,最后经过我的转达,护士也终于明白,急忙迎合道:“嗯,知道了,爷爷,你放心”。随后,看到他疲倦的脸庞,微微漏出点点微笑,缓缓的闭上了深陷的眼睛。姑姑他们,还在收拾东西,叔父避过爷爷,在电话里,给在家的母亲说了爷爷此刻的情况,让准备后事所需用品。此刻,爷爷静静的躺在床上,等待死亡的召唤。。。

  我们极不情愿,又无可奈何。静静的等待,等待死亡,对于死者,对于亲人,是一个多么残忍,多么悲剧的事情。静静的,随着救护车滴滴作响,在我和叔父,还有大姑的陪伴下,将依然清醒的爷爷,送回他生活了一辈子的家。在途中,他静静的躺在床上,呼吸任然急促着。我坐在爷爷傍边,我们相距很近,但我们似乎又那么远。我看着他,眼睛依然暗淡了许多,我静静的看着他,好像慢慢的向我走远。这是一条回家的路,却也是通往爷爷生命尽头的路。叔父强忍着泪,不时的喊着:“爸爸,现在我们在回家的路上,我们现在已经到.....”随后说的都是一路经过的地方。半道上,爷爷的神情越发暗淡,眼睛眯成一丝线。挂在左手的输液,越来越慢了,唯有呼吸越发的急促。看到这一切,我不由热泪盈眶,我拧过身,怕爷爷看见。不一会,经过一株桑树,繁茂的桑葚落在水泥地上,发出“砰砰”的声音,桑葚汁,将树荫下的地板染成紫色。在经过几株桃树,已经到家的院子,看着爷爷亲手种植的排排果树,心头的悲痛终于抑制不住,酸涩的泪水,悬挂在眼眶周围,我不停的抓着衣袖,拼命的擦拭着,生怕爷爷看见。

  然而院子中间年迈的婆婆,在父母的搀扶下早已等候多时。看着爷爷急速的声音,干涩的嘴唇,我终于抑制不住了。还好车上有早已为爷爷准备好的棉纱签和水(润嘴唇用的)。此时爷爷已经半昏迷了,但还是极力配合着,当我将沾水的棉纱签,伸到嘴边时,也能看到他舌头在吃力往外伸展,我能明白爷爷的意思,也就顺着嘴角,将一滴滴水,顺着嘴角,滴到他同样干涩的舌头上。我终于抑制不住哭声,一边为爷爷润嘴,一边哭了起来,但我不敢放声哭,我怕爷爷听见。其他人等,急忙下车为爷爷支床等,准备爷爷的身后之事。此刻婆婆走了过来,肿着一双眼睛,嫣然一个泪人儿。

  待,准备停当!叔父他们将爷爷抬下车,抬回父母之前住过的房间,放在早已支好的床上。听说,人去世的那一刻,在场的所有人,是不能哭的,这样,即将去世的老人到了天国会受到惩罚。但我哪能抑制得住,随后被大人们,把我挡开。站在外面的我,能看见叔父,姑姑他们为爷爷换上了老衣,就在老衣刚穿好,姑姑为叔父戴好了口罩的那一刻,伴随着,一股长长的深呼吸,这是爷爷在人世间,最后一次呼吸,也是他留在人世间,最深长的一次呼吸,爷爷就这样走了。。。

  然而,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丧事嫣然是一个非常繁琐事情,我们都怀着万分悲痛心情,干着极不情愿的事情,在经过四个日夜,漫长的煎熬,也终于将爷爷埋葬在,生前早已准备好的墓穴里。

  整个院落,水泥铺成,院边的桑葚,甚是繁茂,煤矿的工人们,因桑葚而来,但是他们在分享美味的同时,哪能知道,亲手种植此树的爷爷,已经驾鹤仙行。爷爷走了,整个院落,都能回忆起,和爷爷生活的点点滴滴。曾经看来稀松平常的事情,如今却也弥足珍贵。我渐渐的回忆,回忆小时候,犯错后,爷爷严厉的训责,回忆,回忆爷爷每每外出后,总能带回,意想不到的美食。回忆,回忆哭泣,受委屈后,爷爷宽厚,又满是老茧的双手,温存的抚摸。回忆,回忆身体过敏,起痘后,爷爷用嘴吸我浑身脓液。回忆,回忆时长爬上爷爷的肩膀,同他走街串巷。回忆生病后,病床旁不停的安抚,和细心的照料。回忆,回忆上学住校后,每当弹尽粮绝时,爷爷总能徒步走来,为我送上美味佳肴和人民币,回忆,回忆每天夜里,睡觉前,爷爷躺在炕上,我总偎依在他的腰间,一边嬉闹,一边听他和婆婆的说长道短,直至看完晚上的最后一集电视剧。回忆,回忆工作后,每当外出时,不管刮风下雨,他总送我到车站,不停的叮嘱,直至送我上车,一直目送我走向远方,回忆,回忆我因工作忙,一连好几天没有打电话,他总会急切的打过来,问长问短,直至确定我没事,自己才安心。回忆,点点回忆,满满温情,而如今,再也不会有了。。。

  恍然间,犹如一场梦。一个经历艰苦岁月,一个早失父亲,一个十几岁就托起整家重担的爷爷,不会这么轻易的离我们而去,爷爷您奋力拼搏了一辈子,还未曾享受,爷爷您还有太多遗憾!爷爷您不能走,这一切,都是一场梦,都是梦。如果是事实,请老天,请老天赐我一场梦,我愿活在梦里,梦里!!!


简要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