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不是药神》观后感

西安【原创】

《我不是药神》观后感

《我不是药神》观后感

  中华4千多年的文明历史,从医者,以游历四方,救死扶伤,施以仁心,普及众生,为己任!发展至今,却也已成为,有病难治,唯利当先的社会现象。这大概是物质飞速的发展,导致人们对生活过分的追求,和更多的享受,所致!然而这些并没有错,但道德的定界,良知的缺失,已越发的模糊了。

  想春秋时,子贡问政,孔子曾答曰:“足食、足兵、民信之矣”,子贡又曰:“必不得已而去之,于斯三者何先?”孔子答曰:“去兵。”子贡又曰:“必不得已而去,于斯二者何先?”孔子又答曰:“去食。自古皆有死,民无信不立。”。然“信”之说,在古时,是如何重要!而如今,又在当下医界,从何而议,从何而医?现今,予以维持生命的治病之药。原以“取之于天下生灵”,本应“救治于天下苍生”。而今,却成为商家的专利产品,拍卖场的竞价尤物。在生与死的紧要关头,却往往以金钱的多少,来决定生命的去留。

  然而,至此种种,也不能说,专利独有者谋利的不好!亦不能说拍卖竞物的卑劣。只能说,在混杂的社会中,金钱的诱惑,利益的驱使,在合乎法律的范围内,良知变的是那么的脆弱。自古的这些种种矛盾,环环相扣,却也无可奈何。

  《我不是药神》中程勇,是一个以贩卖保健品,维持生计的小混混,万事以保全自己,以利当先。然而在利益的驱使下,却也渐渐的触入,药品贩卖的圈子。由景生情,为了救治生命,却也不得不放下金钱的诱惑,物质的追求,不惜做亏本的买卖,以至于以身试法。这是道德约束,是良心的发现。然而,瑞士医药代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,我不能说他不顾及天下苍生,因为他只是为了维护自己公司的知识产权不被剽窃,从而阻碍公司的发展。往大了说,是为了净化医药空间,也未可知。 张长林,力争于此圈,为了求一富裕,却也不择手段,将治病救人之事,完全商业化。他的不择手段,是私欲的膨胀,是物质的诱惑。社会妖娆,独善者又有几人。警长,是维护法律的代表,在随着真相的浮出水面,终于抵不住良心上煎熬,毅然决然的放弃追捕。从容的倒戈到“治愈小队”这方来。他们之间,没有对错,没有黑白,却也互相不容,争锋相对。这是需求与供应的矛盾,是物质与精神的矛盾,是国情与法律的矛盾。

  最后只愿,在以后的社会发展中,作为一个有血肉,有灵魂,即追求物质幸福的同时,又不乏精神向往的人们,对我们的国家,我们的名族,少述溢美之词,常表不足之处,进逆耳忠言,施有效之法。从而减少矛盾,不辜负自己,不辜负旁人。让后来者,保持纯真,让社会充满自信与活力,方为正道。

  愿:我们的国家日益强盛,人民更加幸福!


简要

追求永无止境,只愿我们在以后的生活当中,不缺失,不迷茫。万事无愧,愿所有朋友健康,快乐!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标注